2003 她像一束光


初秋,艳阳天。清晨,明媚时光。2003年,初遇她。


她像一束光 2003年的秋季校园。 我第一次见到她是在某个初秋的早晨。 我发觉她爱穿明黄色的衣裳,明媚,耀眼。 很快,到了候鸟南飞的时间。 这意味着一年中最冷的季节即将来了。 那年没下雪,我却感觉格外的冷。 我发觉在书中找不到自己信仰。 对读书失去了兴趣,意冷心灰。 在冬季的最深处。我忧伤弥漫。 但每个早晨,我都可以看见她。 她的微笑,温暖如春。 每次见到都感染着我。 那就是这个落寞世间比阳光更加温暖的东西。 而她就像一束光。 照在我的心里,她让我感觉春天将至的温暖。 虽然没有花香,但是我相信我的春天总会来的。 冬日的太阳,仿佛能在她的这一个笑容中绽放从未有过的光芒。 那个冬天的天空一直很灰暗,除了她出现的一瞬,光亮耀眼,明黄色泽。 那两个冬天,我永远不能忘。 有这样的一束光,曾照亮我泅渡的,黑暗河流。 初次见到她是2003年九月初秋的某个阳光明媚的早晨,课间操,日光巨盛。在我右前方有这样一个人:明眸皓齿,安静侧脸,短短的黑发随风微微拂动,充满生气,明媚耀眼。安扬静好。 这是我第一次见到她,短发女孩,宁静的脸,微笑的眼,很熟悉,似曾相识,我知道以后生命中很难忘掉这个人。 2003秋天我重新回到了西中,高二,徐峥成了我的同桌,源在隔壁班,篮球让我们聚集了很多人。 我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她高一,住校,我高二,不住校。 十一我们去了宁海,走在陌生的街头我就会想起她。 她的头发很漂亮,错落有致,短短。 10月19日,坐在回西周的车上,《通稿2003》,旁边坐着一个小女孩,忽然就想起了赖丹波,然后我想到了一个词:蓝灰幻城。 当秋天越来越深的时候,我发现我变得越来越冷漠,不在热衷篮球。 每天的课间操我都可以看到她,她在我右边,中间隔了一个班级转首即视。我做操的时候很多人都笑我,大呼小叫,我表现的很淡定。做操的时候我看到她她看到我,眼睛里总是有笑意。 回首又见她。迷幻表情注视着我,似嗔似喜,目光清澈如水,笑容如莲花在水中绽放,徐徐散开,刹那芳华,宛若天成。时钟停止钟摆,时间停止流转。 繁华十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