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狗吃掉了黄月亮


关于某些东西,我发现我总是得解释。比方说小落如何成为阁楼上的男人。我作为他的同居人,大家似乎坚信我了解事情的真相并且保留了某些隐情。事实上,唯一异常的是,有一天他吃完晚饭之后,抽一根自己卷的香烟时,突然喃喃自语, 神情萎靡。过了几日,就一个人爬到阁楼上去开始睡他的蒙头大觉。我去不了阁楼,(他换了把神奇的锁) ,而且怎样也唤不醒他。於是,我得向很多人解释他的走开。我把这件事情翻来覆去的说了很多遍。大部分人都嗤之以鼻。后来,我也开始有点怀疑它的真实性。比方说,小落究竟有没有在阁楼上,或者是不是仍然在睡觉。

然后就有一天,小T来找我,他说你好吗好久不见最近天气不错等等这样的话,直到末了我把他送出门,独独没有问起这件事情。於是,我也用不着跟他解释这件事情。

文|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