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年春天,夏离


转身离开的一刹那我发现自己并没有想象中的洒脱与轻松,反而有点落寞,很快湮没在了人潮汹涌的街头。

某年春天,我们走过寂寞的长街,手指在斑驳的墙壁上划过,留下淡淡的痕迹。姚姚清澈的声音在街的转角百转千回,她说,小离,为什么我们牵挂的总是那些不在乎我们的人。我一直以为这样的场景只有在电影中才会出现,可是却实实在在的发生在了我们的生活中。并且,那句话是姚姚对我说的。

忽然艳阳,婉转疏落。我坐在课堂上作了个梦,无限幻觉和困顿,感觉度日如年。我看了坐在身旁的徐峥一眼,这家伙还以一脸无所谓的样子,戴着耳塞趴在桌子上听音乐,也不知道睡着了没。我想我们都是没有理想的人,还有一百天不到就高考了,可是我们似乎从来没考虑过高考的事情。我们对于去哪所大学的课堂上迷迷糊糊地睡上三年这样的事情没有丝毫兴趣,我们的兴趣在于怎样开心的渡过剩下来的百来天。所以我们没像许多人那样拼死读书,干干嘛依旧干嘛,白天打篮球晚上上网,有空扯扯淡。

就好像许多年前那样的高二一样,我和徐峥小马一起坐在教室最后一排瞎混,只是后来小马毕业了而我们依旧在读书。窗外缓缓升起的太阳,熟悉的暖暖的感觉。这样的教室这样的人群让我心生错觉。一切仿佛时光倒流,一切却又恍如隔世。

我们回来的时候已是三月,冰雪早已融化,还有点春暖花开的迹象。忘了说了,我和徐峥是美术考生,别人都忙着准备高考的时候我们在杭州画画。这日子总是阳光明媚的样子,我们坐在篮球场下面的一课不知什么名字的树下吸着烟,淡青色的烟雾升腾缭绕。徐峥说:我们和大地一起等到了春天。然后我们彼此注视着,忽而大笑,我说,你怎么变得这么文绉绉的了,弄得跟诗人一样。他说,跟你学的。然后我们又相视而笑。

他忽然问我,你跟姚姚怎么样了?我说,还那样呗。他看了我很久很久忽然叹了一口气:小离,不要等到错过了才去珍惜呀。我看着远处的教学楼,面无表情,姚姚的班级就在上面,我想我的目光里因该是并无留恋和不舍的。
夏离。过了这个夏天应该所有的人都离开了吧,而我们中的许多人人生道路彻底产生分歧,比如我曾注视过的女孩,她应该去遥远的城市上大学,从此以后风花雪月然后毕业后找个好的工作格调高雅生活充满乐趣,而我离开学校以后则继续碌碌无为浑浑噩噩混吃等死。想到这个我总会有些惆怅,我想我并不是留恋什么人或物,我只是不习惯罢了。比如习惯熟悉的人忽然就从身边消失掉了。

第二节课下课的时候会升旗做早操,风在我耳边,她就在我右边不远处。每个不下雨的日子我都见到她,她的眼神看起来永远都是这样清洌,微笑的眼角,恍若情人的眼眸。中午我们在路上相遇的时候,她总是对我微微笑,而我总是一副无精打采的冷漠样子。她说,小离,你们吃饭去呀——而我只是看她一眼一言不发。何处寻觅往日的笑颜,梦里的花香依旧芬芳。或许只是一个一个不醒梦,仓惶的,伤感的,欣喜的,难言的,却可以刹那欢天喜地。

后来的日子里月姚姚总是和我发短信,我知道他很关心我,她会偷偷帮我买好早餐放我的课桌里,仅管我吃过早饭了,她会在我咳嗽的时候放两颗感冒药,尽管我不是真的感冒。她总是问我小离你以后要去哪里,我说我不知道。她依旧纠缠不放,一定要我告诉她以后去哪里。我说我真的不知道,我从来没想过。她狠狠咬牙,然后憋出几个字:你去哪里,我去哪里——说完红着脸跑掉。对此我显得很无奈,但我从来没想过将来是否真会这样,有时候我会叹息,或许我哪里也不去呢。

这个时候徐峥提议我们来夜自修,我想了想说,也好,反正在外面也没什么事情可以做。晚上我们没有和别人一样做试卷或者复习,我们带了许多时尚杂志来消磨时光。老师早就对我们死心了,也不来说我们什么。徐峥说,我还想要许多东西,在未来。我说我什么都不想要,无论未来还是过去。

体育课的时候我们和隔壁班打了全场,也只有在篮球场上才像个有生机的人,这是老班对我们的评价。这是我们最后一节体育课,以后就没体体育课了。因此许多平时从不上体育课躲在教室看书的家伙都出来看我们打球。那天我和徐峥联手投中了11个三分,旁边一个MM统计的。打完篮球后我们依旧坐在那棵树下,这次我们没有吸烟只是喝着可乐。徐峥说,看起来高考时没什么希望了,就算再读一次高三也无所谓了。我想,就算我们再读一次,虽然校园还是这个校园,只是人已经不是现在的人了,我们还会留恋么?应该物是人非了吧,这样让我觉得时间在飞速的离我们而去,我不喜欢这感觉。
后来我终于这学期第一次没有迟到,姚姚说为了庆祝我的第一次晚上一起去吃宵夜。我想了想说,不好。姚姚说,我请客。我马上说,好。夜自修结束后我,徐峥,姚姚,还有另外一个同学我们一起走过那条寂寞的长街,走到一家夜店,然后一起吃着砂锅,然后我们有走了很长很长的路,我想,也许只有在这个时候长街才是不寂寞的。我们并排走在安静的路面,路灯将我们的影子拉得很长很长,也将这个夜晚拉的很长很长,语笑嫣然。我想这将会是我记忆里经久不灭的画面。

徐峥在日记里写到:
关于我们的一切,滞留在来时的路上
回首张望来时的路。所有的正在发生都沦为回忆
努力回忆,努力遗忘。画面更迭,悲伤重重

我想我已经无所谓无所谓快不快乐,悲不悲伤了。我看了一本涂鸦,叫《MyWay》,里面有一句话:DON'TSAYGOODBYETOTHESUMMER。三月的尾巴上。我注视天空中的云朵。蔚蓝天空在大地上投下一片影子。微风吹过,我感觉到时间在走,而很多东西在远离。天空是蔚蓝的,亦是落寞的。白色的被风吹走,荒芜的被时间淹没,这个春天也在露水里蒸发。
后来的一天徐峥没来夜自修,一个不认识的女的问我可以坐在徐峥的位子么。我抬起头没看她,只是点点头。后来才看清楚他的样子,她真是一认真读书的人,哪像我没有一点学生的样子,甚至一点人的样子都没有。也许我早就死了罢。我的心早死在了。。。繁华锦簇的时刻。后来我抬头看她在干什么,她也抬起头,相视一笑。当然我依旧不知道她的名字。

以后的日子里徐峥姚姚还有另一个同学我们每个夜里都一起走过那条长街,直到有一天我忽然厌倦了这样的生活。那些熟悉的味道。我忽然渴望走在陌生的街道上,留下陌生的脚印,然后等待什么东西将它湮没。。。

我把这个想法告诉了徐峥,他说,小离,你太会幻想了,这样没意义。然后他对我说:一切的纷扰要沉淀一段时间之后再回头去看,那样一切才可以更加清晰。我对他肃然起敬,说,徐峥,你太深刻了。后来才知道这话它是从不知那本书上看来的。

离高考越来越近了,大家纷纷紧张起来,空气中似乎也有什么发生了变化。对,是气氛。我们不喜欢这样的略带压抑的气氛。接下来的日子我们没去夜自修了。那条长街也注定没有人一起走过了。我们开始留恋网吧,徐峥似乎想要在游戏里寻找什么,或许想找一些在西安市里找不到的东西,而我,挂着QQ却总是对着显示器发呆,而姚姚也总是会来和我们一起上网。我似乎已经厌倦了这种一成不变的日子,白天上课,夜里上网,我变得越来越漠然,直至失去表情。有时会觉得很累,什么都不愿做不愿想,只是偶然会想到很多年前的一个初秋早晨,艳阳天,然后遇到了那个水兔一般的人,如同一辈子观望的焰火。我在日记里写道:我很小心的落地,擦过一些光芒,季节的干净一如我干净的透明,沧桑。那是陨落的流星。

高考前几天,姚姚忽然对我说,小离,你把你的涂鸦和日记给我留作纪念好么?我抬起头看着她,许久,才缓缓地说,不好。姚姚有点恼怒的问我,问什么?我没说话,徐峥倒是开口了,他说,姚姚,人总是要向前看的,那些过往留在记忆里就好了,不一定要收藏的。。。
以前我想象中所有的青春故事都应该有一个结局的,可毕竟那只是故事。如果我们的青春也是一个故事的话,那么结局就是离散。高考结束后大家开了个同学会,所有的人彻夜疯狂的发泄,最后留下一串阿拉伯数字后匆匆离开。所有人都离开了,上大学的不上大学的,姚姚考上了上海一所大学,徐峥将要去去了厦门,我则要去杭州,而那个路上见到我每次微笑的人则不知去向,或许只是我不想知道。

姚姚走的时候我去送她了,她说,小离,为什么我们牵挂的总是那些不在乎我们的人。我沉默着没有回答,或许在我心中她就是我的一个好朋友或者小妹妹。徐峥走的时候也对我说了一句话,依然很有哲理的样子,他说,小离,伤过才会珍惜呀。。。后来我给那个常对我笑的人也发了一条短信,内容是:为什么我们牵挂的总是那些不在乎我们的人。可我知道那串数字已经是一个空号。

我是最走一个离开的,我走的时候没有人送,我在火车轰鸣声中奔向远方结束了一个时代轰轰烈烈的幻觉和回忆。